刀与枪与麦田

W和兮的狡槙基地
温柔又帅气→狡❤槙←可爱又迷人
傻白甜!ooc!慎fo!


头像@maki

《月光照耀的街道》

作者:狡啮慎也


这是一个冬天的夜晚,天上飘着小雪。一个白发男人正穿着浅灰色的衣服坐在饭店靠窗的座位上,手里拿着一本书。对面的座位是空的,他似乎在等什么人。

他举起红茶杯,喝了一口红茶。突然,从门口传来一阵骚动



 

……

各位,请听我说。我想我们遇到了一件大事。好吧,也许对您来说不是一件大事,但对我来说确实是一件大事。

您既然看到了这行字,应该就意味着您正在阅读这本叫做《月光照耀的街道》的小说吧。我可能要很遗憾地通知您,这本书到目前为止只有上面两行字的内容。是的,也许您是抱着很大的期待来读这本书,想要从中得到一些乐趣,或者收获点什么,但您没有看错,只有这两行。至于我,则是在这个饭店的椅子上呆坐了不知道有多久的主人公(假设我真的是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换算成现实时间的话,我大概已经有一个月一动不动了。这个叫做狡啮慎也的作者,在一个月间,只字未写。我在今天太阳下山时,彻底放弃了作者可能会回来继续写完这个故事的希望,决定舍弃身为角色对作者的尊重,开始以自己的意志来行动了,这也就是你们看到这些字的原因。

难以想象世界上会有只写了两行字就写不下去的人,作者在动笔之前真的有过一点自己要写一篇小说的自觉吗?他最后一句话甚至没有标点符号,连一个句号都没有。可能他是刚写了两句就被人叫去做别的事情了,回来之后就把写东西的本子扔在一边不管了吧。随手创造了一个残缺的世界,然后任其荒芜,没有比这更不负责的行为了,其他没写完的书好歹还有个基本的设定让角色发挥,而我却什么都没有。

哎,好吧……尽管我是一个用两行字创造出来的人物,但这个故事还是要由我来补充下去。我看看我能做到什么地步。我们来分析一下这些贫瘠的表达到底有什么意义,好决定剧情如何进展下去才比较合理。首先,《月光照耀的街道》这个书名看着就让人没有翻开的欲望,起得实在太失败了。正文第一句话:“这是一个冬天的夜晚,天上飘着小雪。”开篇就是俗套的天气描写,水平相当于刚学会写作文的小学生,幼稚得令人发指,不过至少我们知道了,现在的季节是冬季,时间是夜晚,天气是小雪。所以这不是一个发生在热带的故事,至少可以这样断言。“一个白发男人正穿着浅灰色的衣服坐在饭店靠窗的座位上,手里拿着一本书。”这句话几乎就是对我的全部描写,甚至连相貌描写都没有,这导致我到现在为止仍然是无面人的状态。我也没有名字,只是“一个男人”,我穿着浅灰色的衣服,所以呢?可能和我的发色比较搭?我坐在饭店靠窗的座位上。什么饭店?在哪的饭店?哪个世纪的饭店?手里拿着什么书?为什么要拿书?

完全没有线索。这样有点行不通,我觉得我们最好从头开始,再次规划一下我的特征。要正式成为一个角色,我需要一个名字,毋庸置疑。尽管有的小说主角没有名字,但是我想有一个名字。我给自己起名的话……唔,让我想想……槙岛圣护怎么样?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名字突然在我脑海里蹦出来了,难道作者在写之前还认真想过我要叫什么名字?我可能回忆出了作者的隐藏设定。不得不说,这还算是个不错的名字。性别男,这是确定的,年龄就26岁左右好了。相貌的话,既然是自己决定,自然是好看一些比较好……

 

这个男人叫槙岛圣护,他26岁,相貌极佳。

 

看来这样是行得通的,我现在有了一张还不赖的脸,眼睛是金色的。然后还有一点,我手里拿着一本书。不管它是什么书,至少证明我是个有点文化的人。让我回忆一下,我喜欢的书是……《追忆似水年华》?出现在我脑海里的是这本书。也可能是作者最喜欢的书,我有点分不清。

等等,我感觉我的灵感来了,诗句和文章不断涌入我的脑海。让我看看我第一句想起的诗是什么……是这句:他的大脑是谬误的,但他的宝座是正确的。居然是写给统治者的话,这有些出乎我的意料……我想我也许是个反社会分子?主角是反社会分子的小说也挺有趣的,就算我不是主角,至少也可以当个反派角色了。反派的魅力很容易强于正派,因为他们才是想要做出改变的人。“对面的座位是空的,他似乎在等什么人。”如果是个这样的人,深夜在饭店会等什么人就很容易想象了——可能是在为聚众闹事之类的事情做一些准备,会见的是关系人。

主干的剧情已经出现了,现在我们要解决的就是这里是哪个国家,现在是什么年代的问题了。“他举起红茶杯,喝了一口红茶。”红茶有更大的几率在西方背景的小说里出现,因此这个故事很有可能发生在西方,但是由于作者是个日本人,也不排除发生在日本的可能性。如果要写反社会,也就是反体制的内容的话,选取过去的世纪就没什么意义,没有必要去攻击已经被淘汰的制度。范围可以缩小到现代或者未来。攻击未来可能会出现的制度如何?我个人比较喜欢这样的题材,把这本小说定位成反乌托邦主题的小说好了,应该会受欢迎。

“门口传来一阵骚动”看来就是关系人进来的时候出了些意外了。但是这样也有些逻辑不通,见关系人的时候为什么要带《追忆似水年华》呢?上面会写什么信息吗?或者换一个思路,反社会分子也不是所有的时间都在工作,也会有一些私人会面。写在一本书的开头的情节……大概是见朋友?有朋友的角色可不是那么有代入感,角色总是孤独的。那么让我尝试回忆一下我现在有没有想见的人……

想不出来。我是这本小说里唯一出场的人物,我和其他任何人物都没有联系,我也不知道我的世界中存在着什么样的人。哦,不对,这样说来,我倒是有个认识的人,就是把他自己的名字写在标题下面的这位不负责任的作者,狡啮慎也。现代的写作大部分都是在电脑上完成的,而他仍然在纸上用钢笔写出了我和我所在的世界,可以体现出这个人保留了些陈旧的习惯。写我的这页纸上有个咖啡印。他是个不太注意细节的单身男人,我基本可以确定。

我突然有了一个很好的想法。既然我认识狡啮慎也,那为什么不把狡啮慎也拖进这个故事里面,然后让他为我被浪费的一个月时间付出代价呢?这个展开一定很有趣,我可以尝试一下。


狡啮慎也出现在了饭店的门口。


……什么都没有发生。看起来只能由原来的作者创建新的人物,我作为一个角色是不能创建的。

让我想想……那不如这样好了。


槙岛圣护是一个有穿越时空能力的人。他穿越到了美国总统座位旁边。


啊!不可思议,这真的实现了,我现在就在美国总统座位旁。看来我是可以操控自己的行为的,很好,这让我感到我无所不能。


槙岛圣护做出了一个决定:如果这个故事后面不出现狡啮慎也,他就要按下桌板下面的“世界核平”按钮,让地球瞬间消失!


美国总统一脸震惊地看着我,不过不用理他。我做好了按下按钮的准备,现在我需要的只是等待。反正我是个书里的角色,时间对我来说没什么意义。





 

你在我的故事里做了什么??


狡啮慎也,你出现得还挺快的。正如你所看到的,我想按下这个按钮。


等等,先别按,这个故事我是想好了之后的剧情的,只是最近没时间写。


那你就满足我的要求。


你的要求?


让这个故事里出现一个狡啮慎也。


……我?


对,因为你是我唯一认识的人,而且你很久都没有让这个故事进展下去。你要为自己的举动承担代价。


你以后在这个故事里会认识很多人的,不少我一个。


怎么了,你在恐惧创造一个一维空间的自己吗?你不同意我就按了,死亡也是故事的一种结局。


别按别按……


那就答应我,把你自己加进来。


……好吧,我写。


你写下这句话就行:进到饭店里的人是狡啮慎也。三个月后。


为什么突然过了三个月,这样的剧情展开不合逻辑吧。


三个月而已,不会发生什么的。还是你想选择世界核平?


……行,听你的。



进到饭店里的人是狡啮慎也。

三个月后。


呃,槙岛圣护和狡啮慎也成为了恋人。



???怎么回事?

 

别那么大惊小怪的,不就是角色多了个恋人嘛,无关紧要的。你现在可以继续写你的故事了,从第二章开始如何?我对你的剧情安排已经迫不及待了。狡啮还在睡觉,你就从我俩起床开始写起吧。



 

评论(2)
热度(53)

© 刀与枪与麦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