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与枪与麦田

W和兮的狡槙基地
温柔又帅气→狡❤槙←可爱又迷人
傻白甜!ooc!慎fo!


头像@maki

PSYCHO-PASS第一季新编集狡啮慎也部分台词整理

声明:

仅整理狡啮在第一季新编集中较长段的自我剖析/与槙岛圣护有关/与西比拉系统有关的台词。

收录部分他人对狡啮的评价。


 

(狡哥话真的少,不是破案就是破案

 


 

第一话


槙岛:你是狡啮慎也。

狡啮:你是槙岛圣护。


狡啮:公安局监视官——西比拉的尖兵,厚生省的精英之路。产生不适应这社会的人,也是这系统之外的系统。重要的是最多数人的最大幸福,并非所有人的幸福。对治安差的地区,一定程度上的放纵也很重要。想要实现不可能的事情,必定会失败。完美的社会,因放弃完美而成立。所谓的西比拉系统就是这样的一种存在吧。

可是,那起案件,那家伙的死明显不正常。在西比拉系统的支配下根本不可能发生的犯罪,能做到这点的人,究竟在哪里,怎么做到的?


狡啮:我当了很久的执行官了,从未犹豫,从未疑惑,遵循命令去收拾猎物的猎犬的习性,已经深深植入我的双手。听从那把枪,不知道射杀了多少潜在犯。只需要说一句,“这是为了这个社会好”,只是用这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说服自己,不知道何时开始放弃了思考,甚至都忘记了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真是愚蠢的自言自语。原本刑警的工作并不是猎杀谁,而应该是保护谁。

我不想在这里结束,我绝对不能死去,满脑子只有这个念头。我还有尚未完成的事情,无论如何都要做个了结。


第二话


征陆:所谓的理解狡啮,就是指像狡啮一样看待事物,像狡啮一样思考。等你办到之时,你的犯罪指数也许便和狡啮一样高了。当你在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着你。狡啮他啊,凝视了太久黑暗了,现在仍旧凝视着。对他来说,这世间唯一的正义,也仅存在于那黑暗的最底部吧。


第三话


狡啮:杀意和手段,将本来不可能碰面的两者组合在一起,创造出新的犯罪,这才是那个人的目的。

狡啮:宜野,这和那个案子相同。有人为那些有杀意却又束手无策的人们提供方法,从而将其培育成真正的杀人犯。

宜野座:冷静想一下,那时用的是特殊的树脂,这次的是程序篡改工具,两者截然不同。

狡啮:虽说技术和中介人不同,不过有人想将想杀人的人和为此制造工具的人联系在一起,那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

宜野座:适可而止吧,你追逐的是不知是否真实存在的幽灵。

狡啮:佐佐山马上就能查出真相了……我想为他报仇,这是我三年来的目的。


第五话


(回忆,狡啮监视官时期)

杂贺:崇尚个人主义会助长暴力——出自法国社会学家米歇尔的著作。在此之上他提出了,主体被剥夺的个人很可能为了推翻这种不可能性而使用暴力。我认为在西比拉系统的运营之下最可怕的就是这种犯罪,因为犯罪者的棘手程度和压抑欲望的程度成正比。当然,只要解析犯罪系数便立刻就现形了。但是,就想决堤的瞬间一样,不能否认会产生突发性的和批量突发性的暴力。

狡啮:抱歉。

杂贺:嗯?怎么了?

狡啮:我认为决堤的条件是,有通过某种方式避开西比拉监视的煽动者的出现。

杂贺:嗯……你是狡啮慎也监视官吧?

狡啮:是。

杂贺:你认为如今的公安局在煽动者出现时能拿出什么有效的对策吗?

狡啮:……


(杂贺老师家中)

狡啮:请将老师您所保管的迄今为止所有听过您的课的学生名单给我看看。

杂贺:这是公安局的要求吗?

狡啮:不。只是我个人的请求。

杂贺:如果这是命令的话,我会马上拒绝。你在找谁?

狡啮:可以说是西比拉系统诞生以来最恶的罪犯。

杂贺:怎么说?

狡啮:他是一个手段极高的头脑型罪犯,恐怕肉体也很强健,并且拥有非凡的领导气质。很少自己出手,而是对他人的精神进行支配和影响,是个好像在指挥音乐一般,连续犯罪的男人。

杂贺:狡啮,领袖气质是什么?

狡啮:……指的是具有英雄或支配者资质的人。

杂贺:20分吧。领袖气质有三个要素:英雄或预言家的资质、只要和他呆在一起就心情舒畅,即单纯的空间导演能力、对任何事情都能进行雄辩的才智。狡啮你找的是哪一种呢?

狡啮:可以认定他具备了所有的要素。


第八话


槙岛:你是狡啮慎也。

狡啮:你是槙岛圣护。

槙岛:“正义虽常会引发争论,可其力量却十分明确,因此,人们无法赋予正义以力量。”

狡啮:抱歉,我很早就学会了,“若是有人引用帕斯卡,就要小心提防。”

槙岛:我知道你会这么回答我的,是奥尔特加说的吧。如果是你引用了帕斯卡,我一定也会用这句话回答的。

狡啮:和你意见相投,我一点都不高兴。

槙岛:与你彻夜长谈想必会很愉快,可不巧我现在忙于做别的事。

狡啮:关我什么事,我要在这里杀了你。

槙岛:这可不像是刑警说的话。


狡啮:你就是幕后黑手,其他人不过是被你操纵而已,事情的真相可以在杀了你后慢慢调查。

槙岛:上次见你时,我本可以杀掉濒死的你,你就不感谢我放你一条生路吗。

狡啮:好好后悔吧。

槙岛:你不想知道希伯尔先知系统的真面目吗?

狡啮:这些回头再说。


第九话


狡啮:刑警的工作本身是对症下药,出现了受害者之后才开始调查。就这一点来说,我们从开始就输了。不过我们将必败的比赛逼成了平局,仅是如此我们也应该满意了。

常守:说到底西比拉系统的安全神话究竟算什么呢?

狡啮:安全完美的社会只是种幻想罢了。我们如今仍然生活在一个危险的社会。

常守:危险?

狡啮:虽然一切都很便利,但是我们所依赖的仍然是一个危险的东西。政府将一切风险都转嫁到了我们身上,但它却将风险分散得很广,以至于大家都没有发现。不,应该说是察觉到了也当作是没有察觉到。也许是没人愿意直面吧。正因为危险就在眼前,所以如果不视而不见的话,就无法保持理智。

常守:这个城市的居民真的有这种能力吗?包括我在内。

狡啮:虽然我在发表意见的时候不太喜欢把众多人归为一类,不过这里还是妥协一下吧。我认为人确实有这种能力。人类会努力在无意识间逃避责任。或许这话很多余吧,或许我很浮躁吧。真正的难题是现在该如何裁决槙岛圣护。这比什么都不想用支配者射杀来说,要棘手得多。可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放过他,他犯下的罪行是不争的事实。可我现在的心思都在縢那混蛋身上了。和我们分开后独自前往地下,为何至此便失去联络了?


狡啮:槙岛逃亡了?这算什么,在开玩笑?而且厚生省高层的动向,太不自然了。

槙岛(狡啮幻想):所以说,当时要是杀掉就好了。

狡啮:杀谁……

槙岛(狡啮幻想):你是想让我告诉你吗?你自己心里清楚。

狡啮:那是常守的选择,作为监视官的顽强的信念。

槙岛(狡啮幻想):真是忠于主人的好狗啊。不过,套着带锁的项圈,你以为自己能跟着我到什么时候呢?

狡啮:……


征陆:你所不能允许的是罪恶吗?还是槙岛圣护自身?

狡啮:都不是啊,大叔。就算现在放弃,总有一天我也不能原谅放过了槙岛圣护的自己。我已经受够这种感受了。


第十话


杂贺:嗯?没睡吗?

狡啮:槙岛接下来会如何行动,对于他行为的预测始终不太顺利。

杂贺:你认为他还是会有什么行动吗?

狡啮:再过五天,首都圈的安保系统就会完全恢复。这是从刑事课的分析官那里得来的情报。对槙岛来说,这就是他燃放最后的烟火的时限吧。

杂贺:我煮了咖啡,因为是用的咖啡豆所以不是一般的浓哦。

狡啮:谢谢。

杂贺:我看了你带来的资料。原来如此,怪不得你会陷入苦战。

狡啮:杂贺老师的印象如何?

杂贺:如果说西比拉系统的运营下还存在政丨治犯的话,想必就是那个男人吧。恐怖丨分子、无政丨府主义者、煽动者、对人民不感兴趣,有着自杀愿望的革命家,不管怎么说都不是好人。话说回来,无政府主义者的定义是什么?

狡啮:否定支配和权力。但是不是混乱和无序。

杂贺:没错。否定非人构成的支配系统,构建更加人性化的系统。虽然槙岛很接近无政丨府主义者,不过他如此喜欢破坏,已经和无政府主义者本来的意义相差甚远了。

狡啮:非人构成的支配系统,也就是西比拉系统吧。

杂贺:借用马克斯韦伯的话,所谓的理想官僚指的是“既不会愤怒也不会不公,既没有憎恨也没有激情,既没有爱也不会狂热,从始至终只履行自身义务的人”。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西比拉非常接近理想的官僚制行政了。不过这必须建立在现在公布的西比拉系统的运营模式都是真实的的前提下。

狡啮:槙岛在电话中对我说他知道西比拉的真面目了,还说那不是我值得拼上性命保护的东西。

杂贺:那我再引用一段马克斯韦伯的话吧。"官僚制行政通过知识来支配大众,专业知识和实践知识,再通过对这些知识进行保密来提升自身的优越性。"

狡啮:槙岛正打算剥去这层优越性。

杂贺:那确实干得不错。之前的暴动已经将这个社会逼到了相当危险的边缘,然后厚生省向槙岛提出了内容不详的提案。

狡啮:但是他拒绝了那份提案。

杂贺:嗯。真想和这个槙岛边录音边录像谈一次话。

狡啮:这是您研究的一环吗?

杂贺:还没到研究的阶段呢,只是单纯地想协助调查而已。你觉得如果现在槙岛在座的话,他会有怎样的发言呢?

狡啮:他会……在你提到马克斯韦伯时,他大概会引用福柯或杰里米边沁的话回应吧。

槙岛(狡啮幻想):这与其说是系统,不如说是巨大的监狱,圆形监狱——全景监视设施最糟糕的发展形态,用最少的人监视最多的犯人。

狡啮:说不定还会引用到《格列佛游记》,他是个善于冷嘲热讽,具有扭曲幽默感的人。


杂贺:那我就问个更加深入的问题吧。你觉得槙岛和你相像吗?

狡啮:……某些观点我还是能理解他的。关于槙岛的过去,我一无所知,不过有一点我很确定:他的人生里有一个重大的转折点,就是他察觉到自己是特殊体质的那刻。能自如地操纵自己心理指数的体质,想必会有人将这个当做自己的特权,但槙岛却并非如此。他感到的,恐怕……是疏离感。生活在这个社会却不能被西比拉系统认知,某种意义上不就相当于没有被归为人类吗。

杂贺:就如同被同伴排斥在外的孩子。原来如此。说不定这种心理就是槙岛的原点。

狡啮:话虽如此,这一切也不过是推论而已,事实真相,不问本人无从得知。

杂贺:但你并不打算问他。

狡啮:是的。

杂贺:嗯……收拾完了来书房吧,给你看点有趣的东西。


杂贺:我有意协助了你杀死槙岛圣护的计划。既然我认识到了这一点,下次被突击检查的时候,恐怕就要跟我算总账了。

狡啮:真是给您添麻烦了。

杂贺:别在意,只是惩罚我没有为社会做贡献罢了。

狡啮:老师……

杂贺:我觉得我通过帮助你,已经完成了我的使命。但是,最终还是把脏活……狡啮,全扔给你一个人了。

狡啮(笑):这才是我该做的,不用在意。不知为何,我始终无法想象除了我之外还有谁会杀死他。


第十一话


狡啮(槙岛梦境):一粒麦子,不落在地上死去的话,仍是一粒麦子。爱惜自己生命的人反而会失去它,而在这世上憎恨自己生命的人,则会保守生命直到永生。(抬头望向槙岛)

槙岛:……


槙岛:你终于抛弃了虚伪的正义,得到了真正的杀意吗?你果然是如我所期待的男人。

狡啮:是嘛,可我对你什么都不期待。

槙岛:事到如今别这么不讲情面了。

狡啮:别得意,你根本就不是什么特别的人类,不过是被这个世界无视的垃圾而已。你不过怨恨自己一个人被排除在社会之外,你就是承受不了这种孤独而已,和哭闹着不想被朋友排挤的孩子一个样。

槙岛:这话有意思。孤独?这是仅限于我的问题吗?这个社会中谁不是孤独的?将与他人的牵绊作为自我的基础的时代,早已结束,在这人人被系统监视,按照系统规范过程生活的世界,根本不需要人与人的联系。大家都被饲养在小小的单人间中,习惯于这种安心感。你也是如此吧,狡啮慎也。谁都不承认你的正义,不理解你的愤怒,所以你抛弃信赖与友情,甚至不惜舍弃你唯一的栖身之所,一路追到这里。这样的你还要嘲笑我的孤独吗?


狡啮:这是我和他之间的问题。


槙岛:呐,你怎么样,狡啮,你今后还会找到我的替身吗?

狡啮:不,我不想再见到和你一样的人了。


 

 

 

评论(2)
热度(74)

© 刀与枪与麦田 | Powered by LOFTER